成年男性泄欲网站,亚洲人成精品久久久久桥本,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99

<strike id="rwq71"></strike>
    <tr id="rwq71"></tr>
      <nav id="rwq71"><video id="rwq71"></video></nav>
      <strike id="rwq71"></strike>
      <th id="rwq71"><video id="rwq71"></video></th>

    1. <object id="rwq71"></object>
    2.  
      > A963--【壹空間】借鑒甲方的成功之道
      返回列表>>
      【壹空間】借鑒甲方的成功之道
      ——“壹空間•創意三人行”2012第11期(總第48期)實錄
       
       
      欄目名稱:壹空間·創意三人行
      時間:2012年7月19日下午15:00—17:00
      地點:深圳市昊澤空間設計有限公司
      特邀嘉賓主持:韓松(深圳市昊澤空間設計有限公司總經理及設計總監)
      嘉賓:李榮(深圳市中航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總工程師)
      嘉賓:王錕(深圳市藝鼎裝飾設計有限公司設計總監)
       
      現場實錄如下
       
      【韓松】非常高興能通過壹空間《創意三人行》這個節目聚在一起聊一聊,大家互相溝通,互相學習,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首先介紹一下嘉賓:李榮,深圳市中航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總工程師;王錕,深圳市藝鼎裝飾設計有限公司設計總監;我韓松,深圳市昊澤空間設計有限公司總經理。
      今天談話的主題就是分享甲方的成功之道,咱們結合與知名企業的合作經歷,談談設計師眼中的這些企業之所以成功的原因,思考設計企業可以從合作伙伴身上借鑒到哪些經驗。
       【李榮】其實跟我們合作的不僅是甲方,還有第三方、第四方,比如顧問公司、建筑設計院等等,這些都是和我們的工作交織在一起的,大家相互結合,發揮各自的長處,共同推動項目的發展,在這個過程中確實能學到不少東西。
      【韓松】對。有甲方、建筑設計方、室內設計方。
      挖掘甲方優勢,博采眾長
      【李榮】之前做一個千島湖的酒店項目結識了項老師,項老師是我國第一個自己的建筑學博士,早前他在美國一個事務所和別人當過合伙人,然后在香港開公司,現在又回到同濟當博士生導師,是我們這個行業的前輩。項老師的基本功非常扎實,不論是建筑專業知識,還是文化素養,都有很高的修為。他做事非常有條理,任何時期,任何方案,任何更改,他都有規有矩。跟項老師一起合作,學會了一種遇事從容不迫的態度。
      而且做千島湖項目之初我們設計公司就全程參與了討論,與甲方以及項老師帶領的建筑設計團隊一起研究方案,調整、修改,后期施工時避免了很多麻煩,不像有些酒店項目,變動特別大,拆東補西。我覺得這是一種比較好的工作模式。
      【韓松】對,三方結合的十分緊密。
      【李榮】而且甲方也給予了充分的自主權,使我們在許多方面都有話語權,保證了我們的設計效果。從后期來看酒店經營挺不錯的,雖然當地已經有了希爾頓、喜來登等大酒店,但甲方反應生意出乎意料的好。
      王總做了不少餐飲項目啊,有很多我們都去消費過,感覺很不錯。王總也來談一談。
      【王錕】餐飲設計方面甲方本身的專業度挺高的,對我們的要求也會更加精細。實際上我們做的餐廳大部分是商業項目,雖然酒店也是商業項目,但是酒店后面的支撐會不一樣,甚至有些酒店不是以經營住房為第一目的,我們做餐飲是很現實,打開門面就要賺錢。所以我們的設計更多的關注點不是怎么樣最漂亮,而是要關注它的商業回報??赡苣銈円踩ミ^我們的餐廳,設計不是最漂亮,是比較務實的一種設計,這個跟我們餐飲行業的實際現狀也有關系。
      【韓松】這個其實跟地產行業也一樣,要考慮到最后的投資回報率。
      【王錕】對,但地產我覺得還是有一點不一樣,因為地產很多時候決定權不是直接是投資人,由于項目較大,參與人員很多,管理鏈條特別長,真正老板的直接的意見貫徹的不是特別多,所以在設計溝通方面會出現許多偏差,加大工作難度。
      其實做餐廳設計也很辛苦,要考慮的每個點都是比較實際的問題。你們在許多項目上還可以自己發揮一下,而我們大部分情況下發揮空間不足。
      【韓松】像我們做地產項目,其實也受到很多條件的限制,剛才你說的各種方面:營銷、成本、建筑等各方面的因素都會影響我們的設計。不過我們公司從07年開始跟萬科合作,確實從萬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第一次跟萬科接觸,通知我們晚上9點開會,當時我有點不解,因為我們公司平時很少定在這個時間開會,結果那天會議持續了6個小時,凌晨3點我們才走出會議室,當時我們的第一感覺就是地產公司做事怎么這么辛苦。但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們一種腦力風暴的工作模式。這種工作模式你可以說它效率高,也可以說它效率低,但它集合了所有因素,是一種非常全面、非常理性、非常具有創造性的研討,對于如此大型的地產項目來說,確實是十分必要的。
      我們設計公司不像其它行業可以復制產品,我們的每一個設計都是獨一無二的,但個人的項目創意和激情有限,一旦出現問題就會導致我們的“產品”質量下滑。我絞盡腦汁想這個問題,最后發現腦力風暴確實是一種很好的方式,遇到項目時由我來定大概的方向,然后大家集思廣益,一起思考創意、規劃思路、深化方案,最后再由我來把關,往下一層層的安排工作。這樣一來不僅解決了項目問題,保證了我們的設計品質,還讓公司的員工都有參與感、成就感,對促進年輕人的學習、加強公司的向心力也很有幫助。這個是我從萬科學到的第一個工作方法,使我能安心的從設計中解脫出來,要不然我可能一天到晚要趴在那兒劃劃勾勾。
      第二個,我覺得萬科的信息平等化、公開化值得借鑒。不知道二位有沒有這種感覺,當我們把項目工作安排到下面員工去執行時,他們每個時段具體做什么程度我們并不了解,如果我們不詢問,他們通常不會主動報告進度,至少沒有形成一個系統的管理、溝通流程。但是萬科的做法很細膩,他們每做一件事都有郵件往來,保證甲方、乙方、丙方等各個環節都知道當前工作的進展情況,信息十分公開,方便大家相互配合工作。這方面除了萬科,其實很多地產公司如萬達、金地、藍光等都是這么做的。為此,我特地給自己公司寫了一個流程,就是一個小本子,所有的總監設計師每做一件事情就在本子上打一個勾,等到一個項目結束后,他們就知道自己到底做了哪些事情,哪些是自己沒有涉足到的。
      【李榮】讓這個跟錢掛鉤。
      【韓松】對,跟錢掛鉤,同時跟責任掛鉤。
      反觀行業弊端,擅善自身
      【韓松】其實我們向甲方學習,除了借鑒它的成功之道,還要善于發現它的問題,并反觀自己的企業是否存在類似的毛,及時找到解決的辦法。
      【李榮】成功是很難復制的,因為每個成功的條件都不同,但是失敗教訓卻可以引以為鑒。前段時間我們做了一個東北文化項目,是一個大劇院,項目之初我們就和建筑方溝通過,也配對了詳細的數據,但實際施工時還是發現了許多問題,突破預定標準的非常多,后來建筑方制定了一些方案,但效果不是很明顯,導致工程難度加大。這實際上前后工作的交接問題,于是我們就把大家集中起來一起討論,哪些工作沒有做,哪些需要先做,空間分配誰來做,何時反饋,何時檢查,后來大家共同努力,有條不紊的完成了整個項目。
       【王錕】我覺得有時候我們也需要自我安慰一下,設計行業并非完美,現場也好,圖紙也好,不管什么原因有更改是正常的,涉及到經濟、理念等繁雜因素很多,有時候對設計本來就不公平。
      【李榮】這個東西是這樣,大家應該都會碰到。
      【韓松】工作這么長時間,我發現南北公司的工作方式差異很大。南方的公司十分注重項目,一心想迅速解決事情,但北方的公司官僚化相對嚴重,什么事情都講究程序、文件,遇到問題推卸責任也很專業,每當碰到這樣的公司,合作起來就很吃力,感覺自己處于被動,一腔熱情經常碰壁。但跟他們這種也有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現在多做一些規范化的東西,對我們將來是很有好處的。
      【王錕】設計公司壯大了,這些東西也是必要的,單靠一個人管理肯定不行,十個、八個人可以通過情感來維系,包括客戶在內。我們超級用心、付出,客戶都不好意思不給錢,但漸漸的,當公司員工不斷增多、客戶量越來越大,當我們退居二線之后,就需要健全的制度來約束、保證各方關系,畢竟個人魅力的影響力是有限的。
      【李榮】而且越到最后,越要靠專業素養去打動客戶,不是單個人的,而是需要靠整個團隊的專業素養去樹立自己的品牌。
      【王錕】我們之前都是依靠個人帶領整個團隊,現在雖然主要精力放在管理上,但時候我們還想沖到一線表現一把,不過有時候卻適得其反,呵。
      【韓松】這種情況我也經常有。
      【王錕】其實我們親自處理這些細枝末節的事并不合適,有時候反而會陷入僵局,讓彼此都尷尬,還不如讓對接相關工作的人員來談,如果遇到什么問題,及時跟我們反饋,我們再出面一錘定音。
      【韓松】我現在基本上不管公司業務,都是其他人在做,包括公司的運營管理上,我也很少插手了,已經退居成設計總監的角色,使我能靜下心來做一些其它的事情。我覺得一個公司管理好不好,最直接的衡量標準就是領導人電話多不多,如果你一天到晚電話都粘在耳朵邊,那這個公司的管理肯定是有待提高的。我想大家現在都處在這個過度階段,都在慢慢的調整,凈化這些東西。
      放慢腳步,用心做設計
      【韓松】因為我跟萬科的合作比較緊密,結合最近一些地產相關的新聞 ,我發現萬科從去年到今年一直都在進行人員大地震,這可能跟萬科的市場目標有關。其實很多大企業每年都會制定工作目標,要求公司的年營業額要遞增多少個百分點,但市場是有限的,容量也有限,加上競爭對手等各方復雜的因素,完成既定目標的壓力非常大,尤其是這些企業的高管不堪重負,就容易出現人員地震。反觀我們這些相對較小的設計公司,我們會不會遇到同樣的問題呢?我們究竟應該朝哪個方向發展,做大還是做精?
      【王錕】中國這種快節奏的步伐是很難停下來的,這并不是某一個公司在追求大、追求快,而是整個行業在推動著你往前走。就比如我們做設計的,你覺得工期太緊,但甲方也趕時間,你不做還有其他公司做,就是這樣一環扣一環,節奏自然就快了。
      【李榮】是這樣的。上個月安藤在萬科辦了一個講座,沒有過多的講專業方面的東西,基本上就是聊天,從聊天的過程中不難看出安藤是一個有原則、自律性強、堅持理想的人,到了他現在這種年紀、境界,已經不過分追求經濟效益,而是熱衷于自己對設計的追求。
      【韓松】人們常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隨著公司的發展以及個人年齡的增長,有時候我們已經無法去“身不由己”了,所以我前不久就拒絕了萬達的一個大項目,因為萬達的項目一進來,公司的所有節奏都會全部打亂。
      【王錕】萬達,我覺得中國地產它是最快的。
      【韓松】而且最關鍵是你付出的心血,卻得不到一個好的結果,因為時間太短。當然錢不是問題,對于我們來說其實已經過了純粹追求經濟效益的階段,我還需要的是這個項目帶給我的其它的東西。
      【李榮】身份認同,價值認同,成就感。
      【韓松】對。如果大家辛辛苦苦完成了一個項目,最后除了錢什么也沒得到,公司員工會產生抵觸情緒,這是得不償失的,所以我斷然拒絕了。
      【李榮】有時會遇到一些甲方很過分,態度十分惡劣,我會明確告訴項目負責人“你可以禮貌點”,并且堅決拒絕他的要求,這個甲方我以后也不會與他合作。
      【王錕】我們也會遇到這種情況,這其實是不專業的表現。
      萬達在武漢東湖那有個項目,號稱投資四百個億。我當時去工地的時候,他們正在挖一條河,要跟東湖對接,可那就是一塊平地,要求三個月就要開業,河在哪兒還不知道呢,但是三個月以后真開業了。我覺得這個只有我們中國人干得出來,太不可思議了。
      【李榮】但是可能會有很多問題。它那個類似于做一個河床,趕得太快、做的不好,就會漏水,如果沉降不均勻,對建筑也會有影響。
      【韓松】我們去歐美、日本走一走,或者香港、澳門看一看,那些公共場所鋪地用的小石頭,可能已經踩了一百年了,但看看中國那些大型商場,可能還沒開業,入貨的時候地面就被貨車軋壞了一大片。
      【王錕】船到橋頭自然直,咱們做好自己,該干嘛干嘛,要不然覺都沒得睡。
      【李榮】其實有時候也可以犯錯誤,錯誤有壞也有好的一面,雖然我們可能會因此付出一定的代價,但它可以促進設計師成長、成熟,在以后的工作中規避類似的問題。
      做的設計多了,慢慢我們會發現許多小公司比大公司更專注,更能為了項目的價值而努力,大公司反而不要求做出來的東西多么有創意、有突破性,他們追求的是一種量化的商業標準。所以,在一些中小項目上,我們更有控制力,更能做出一些趣味的項目。
      【韓松】日本有個綜藝節目叫《全能住宅改造》,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講的是日本設計師幫助只有幾十平米小家庭重塑空間的故事。我看了一期,被感動得哭了。且不說改造后的效果多如何,設計師那種真誠的態度已經完全打動了我,我很慚愧,突然覺得這就是我以后事業的方向。大家有時間可以看一看,雖然只是一期綜藝節目,但它反映的精神確實值得中國的設計師學習一下。
      精品設計背后的無奈
      【王錕】我反倒覺得市場不一定要求全部都是精,它也需要一些適合大眾消費的行貨,就像汽車一樣,有高檔車,也有走低端路線的品牌。所以說行貨是一個不好的設計,我覺得不能完全這樣定義。
      【韓松】我的意思并不是要滿大街跑的都是法拉力、保時捷,就像我剛才說的這個全能住宅改造一樣,關鍵看是否用心替用戶考慮,投入了多少設計真誠度。我們作為公司的靈魂人物,可能一年會做幾個項目,但其它的項目可能變成一種對優秀項目的“拷貝”,我覺得這種行業模式還是需要改進。
      【王錕】您說的這個針對不同的項目還是有所區別的。就拿我做的餐飲項目來說,有一些連鎖品牌并不希望我們花大量的時間、新型的材料去整創意,去標新立異,這對他們占領市場是不利的。他們希望我們能快速的復制他的成功品牌包裝設計,或者在設計上做一種階段性的提升,而不是每一個設計都要有所不同。
      【韓松】這個其實跟萬科的精裝修是一樣的。
      【王錕】做設計的人都會習慣性的在對自己的每一個設計進得提高,希望每一次設計都是一種進步,都想做一點有成就感的東西出來,但有時候我們把這樣的項目遞給甲方反而會被打回來。
      【李榮】他不想再增加這些。
      【王錕】對。對他來說,市場成功的設計就是他當下需要的設計,這個設計還能再運作兩6年,他不需要你為他設計的每個店鋪都不一樣,這樣會忙死他們的。              
      【李榮】實際上這也是設計行業里一個默認的觀點,許多設計其實都是有延續性的,一個時期可能出現很多類似的設計,它們只是在形態、材質上面有一些變化,在總體風格上可能都是對一種設計概念的延續,這實際上可以理解為設計界的流行趨勢。我見過不少國外的建筑設計師帶到中國的方案,其實根本不是他們為中國的項目原創的,翻開他們以前的資料,你會發現他們只不過是把他原有的創意搬到了中國,有的甚至還是用在其他國家時被淘汰的方案,他們只是從記憶庫里搬出來再用一次,方法很簡單,而且有時候還能憑此拿到項目。
      【韓松】最典型的就是國家大劇院。
      【王錕】有些甲方選擇你做設計,就是看重你某一方面的特長,希望你在這方面進行延續,如果你想來一個360度大轉變的設計,他不一定敢交給你做,這是有風險的。中國很多酒店同質化設計很厲害,這種同質化主要跟甲方有關。很多甲方在選擇酒店設計方向時會鐘情于他見過的某一個酒店設計風格,然后再加上一點他自己的想法,然后讓設計師去 “復制”,這是甲方認為最穩妥的辦法。
      【韓松】其實我們做設計的時候一直都遇到這樣一個問題,客戶很欣賞我們之前做的東西,來找我時,我希望給他做一些新的設計,他反而不要,他就要前面那種。面對這種情況,我們也很無奈,如果客戶執意要照搬,我們只好根據他的空間進行復制,但如果客戶各種條件都比較成熟,我們會為他做一個升級版的設計。其實整個設計行業都是這樣,放手讓設計師干的項目并不多,所以設計師都是一點一滴的成長,因此很少有某個默默無聞的設計師一下子就成名的,優秀設計師都是經過多年磨練,從一個個項目中蛻變而成的。
      【王錕】對。中國的內需大,一方面增加設計師的業務量,為設計師的成長提供一個好的實踐平臺,另一方面發展節奏過快,嚴重壓縮了設計周期,降低了設計品質,樣樣精品是很難的。
      【李榮】這個可能跟經濟發展不均衡有關。中國某些方面還很落后,但有些領域比發達國家更先進,就像中國的地鐵,比歐洲的地鐵設施強太多,但是服務還很差。
      【王錕】我們一線城市的城市面貌,很多歐洲國家都沒得比。從表面上看,中國確實挺恐怖的,這樓蓋的,讓歐洲許多國家都望塵莫及。
      【李榮】我們公司經常組織足球比賽,球隊里有個意大利的小伙子,也是學理工的,來深圳做設計師,他經常說中國有錢,所以過來可以賺錢。  
      【韓松】我去日本就明顯感覺日本的房子都是80年代,從城市街道外觀看起來非常普通,但是你進到里面去以后,感覺卻完全不一樣。常說日本核輻射強,但他們城市規劃、空氣比我們強多了。
      【李榮】空氣好多了。
      【王錕】但是福島還是有影響的。
      【韓松】我覺得咱們國家就是走的太快、太急,所以暴露出很多問題。為什么我們不能沉下心來放慢腳步做一些事情。
      【王錕】追求GDP啊。
      【李榮】再有一個原因是咱們自己沒有一個宗教信仰,沒有一個精神寄托,也缺少一種道德約束。大家都窮怕了,餓怕了,青島那個公廁免費發廁紙,結果每天被扯走兩千多米,實際上哪能用到這么多呢。
      探討企業管理,支招人性化模式
      【韓松】所以咱們現在面臨一些很重要的問題,比如我們現在公司的人員流動,這種不穩定,忠誠度等問題。
      【王錕】就跟剛才說的信仰有關,跟價值觀有關。
      【韓松】跟信仰有關,跟公司有沒有愿景、有沒有靈魂都有關系。
      【王錕】我們很難限制別人的思想一定要追隨著誰誰誰,這挺難的。除了領導人的人格魅力,我覺得更重要是公司的平臺,合理保障員工的利益,需要公司環境相對穩定一點。
      【韓松】你在這方面是怎么做的?
      【王錕】其實我的想法簡單,大家都是出來混口飯吃,只不過我作為公司的領導人對自己要求多一點。我還沒有孩子,但是我們很多同事都成家立業了,有老婆,有孩子,我覺得沒理由讓別人加班。
      【韓松】別人有自己生活的。
      【王錕】對,大家都是出來要生計的,不能這樣硬性的去要求。
      【李榮】這個問題我跟一些朋友也討論過,總覺得設計行業早上來的晚,晚上加班晚,我就想改變一下,讓大家都不要加班,不要那么辛苦了。后來我發現其實根源在我自己,我要是早上9點到,員工肯定也到,我6點走,大家也會跟著我的習慣來,但有時候事情太多,我自己都不一定能夠堅持做到這一點。
      【韓松】我們公司不提倡加班,我也很直接的跟他們說,加班其實是一種低效的表現,因為我們所有制作性的工作全部是外派的,公司是一個研發型團隊,如果你需要加班,就說明你的工作態度或能力有問題。
      【王錕】我們不能把設計師看成一個很特殊的行業,我們也是普通人,都需要吃飯睡覺,所以有時候為了盡快完成任務可以加班,但平時最好還是正常上下班。我們很多客戶早晨從不打電話給我,他覺得我肯定昨晚想圖紙了,早上應該還在睡覺,都是到晚上才聯系我。我以前晚上是開機的,因為餐飲業主不到凌晨2點鐘是不睡覺的,經常半夜約我出去聊一聊。后來我發現這樣不行,這是他的生活方式,不是我的。所以后來我晚上回家手機就關機,要給客戶養成習慣,晚上想找也找不到我,呵,后來都變成白天找我了。
      【韓松】設計公司處在一種正常的狀態更能留住人。
      【王錕】你說從這個公司跳到另一個公司,工資其實都是差不多的,大多數跳槽的人圖的就是個對他來說舒適的工作環境。
      而且很多有家庭的人希望穩定,不想東奔西跑,只要能給他們一點充足的自由,靈活安排上班時間,他們是非常愿意留下來的。人性化的管理之下員工也會懂得感恩。
      【韓松】你們公司年齡層面大概是什么樣的?
      【王錕】比我大的也有,比我小的也有,我夾在中間。
      【李榮】我們公司可能我最大,我40多,但是也有跟我年齡比較接近的,但80后居多。
      【韓松】我覺得我們公司老齡化比較嚴重。
      【王錕】老齡化,說明公司比較成熟,成熟的公司年齡結構會偏大一點。
      【韓松】年齡比我大的好幾個。
      【王錕】那很成熟,坐標級的了。
      還原人生,是運動,是生活
      【李榮】我現在漸漸感覺到身體有一個轉變過程,有時候不是太好,所以這兩年留心了一下,減了20多斤。
      【韓松】這是我現在要做的事情啊。
      【李榮】到一定階段真的要為自己活一下,該放下的就放下,不能事事都親歷親為,追求完美也當兼顧自己的身體狀況。
      【王錕】要向李總學習,你20斤怎么減的,我得向您學習學習。
      【李榮】很簡單,多運動,少攝入,就像東北的一個老土話“管住嘴,邁開腿”,可以借助你某一個階段的興趣愛好,多做一點運動,既鍛煉身體,又能調節情緒,有些工作中不爽的事情都可以發泄出去。運動完之后一定不要多吃,也不要喝熱量高的飲料。我本來非常喜歡那種對抗激烈的運動,比如足球。
      【韓松】40多歲你還能這么去折騰。
      【李榮】我們經常和一些周邊的公司聯誼,組織足球賽,和一群年經人在一起運動,感覺自己年輕不少啊,我現在基本可以兩個小時不下場。
      【韓松】我前幾年踢過一次,5分鐘我基本上覺得自己快要燒著了。
      【李榮】我前兩年最胖的時候170斤,現在140斤,心跳每分鐘大概是50次到56次,去年檢查各項都正常。
      【韓松】有的人胖了容易悲觀。
      【李榮】大家原來讀書的時候都很瘦,工作之后就一下子胖起來了。胖的時候照相我都不愿意去。
      【王錕】呵,人到中年胖了會顯老,看起來沒精神。
      【韓松】衣服也不好選。
      【王錕】在做運動方面我有點虎頭蛇尾,羽毛球、網球、高爾夫,這些器具我全套都有,而且都去報了名,只是堅持不了多久。
      【李榮】運動要有一個小團體,互相促進一下可能要好很多,我們現在自己公司每一個星期組織打羽毛球,我們還有一些設計師與其他公司的設計師打籃球。
      【韓松】這個咱們可以聯誼一下,有合適的機會我們也可以組織一塊球賽啊。今天我們就談到這兒,非常感謝二位來我這里聊天,也感謝A963《創意三人行》欄目為我們提供了這個機會,以后我們可以多溝通,謝謝大家。
      版權所有 © 2014 深圳市昊澤空間設計有限公司 Tel:0755-26823397 Fax:0755-26823397
      成年男性泄欲网站,亚洲人成精品久久久久桥本,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99